返回张家界市档案学会主站 >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论文

悼永边

来源:作者:李永祥(张家界市法院)2019-11-26

扶贫村的贫困户周永边去世了,周永边是我的帮扶村----前村坪村的人,也是我们帮扶的对象,一辈子没结婚,也无儿无女,正值壮年却因患肝病早早地走了,接到报告,我当即赶往村里,和驻村工作队员、村组党员干部以及他生前的邻里亲族料理他的后事,让他走得体面一些。

我认识周永边是在我们工作队进驻前村坪村以后,初见面时,他给我的印象非常糟糕,精神萎靡不振,穿衣邋遢,常年不洗澡换衣,老远就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臭味,快五十岁了也没结婚生子,孤身一人六亲无靠,他自己也游手好闲破罐破甩,他恨全村的人,全村的人也对他敬而远之。他犹其喜欢告村干部的“刁状”,每年七、八次到县、市、省上访,乡村干部对他很恼火,村民们也认为他有精神病。村干部介绍他时,特意叮嘱我要远离他别招惹他……。就这样,永边住在村里却被全村人孤立和隔离。

但我还是来他家里,那是一个怎样破败的家啊!东倒西歪的两间旧木屋漏风漏雨,屋里垃圾成堆灰尘遍地,站无站处,坐吧连像样的板凳都没有几把,但我还是坐了下来,和他促膝而谈。他告诉我,他年轻时和一位女孩相爱,但女孩父母却棒打鸳鸯拆散了他们,于是她终身未娶。他告诉我,村里的干部在扶贫政策的落实上优亲厚友,将富裕户纳入扶贫对象而将真正需要帮扶的穷苦人排斥在外,他上访就是要告状反映问题,从而招致打击报复,没有享受到扶贫政策,至今不是扶贫对象;他告诉我他患了几年的肝病了,一直治不好,干不了重体力活……。事后调查,他反映的村干部在扶贫政策落实中的问题绝大部分是属实的。于是,我们工作队对全村贫困户进行了再识别,退出了六户不符合条件的,新纳入了包括周永边在内的七户真正穷苦人家。

我问永边,你到底能够做个什么行当?他说他年轻时养过鸭子,那就养鸭子吧!我们当即拿出五百块钱让他买鸭苗,并告诫他二个月后看成效。两个月后,我们又来到他家,看到一百只半大蛋鸭毛色水亮,喙红蹼黄,永边也理了发洗了澡换了衣,邻里也夸他变了。那时,我们好高兴,当即再给他五百元再购一百只鸭苗,还联系桑植农商银行给他贷了三千元扶贫贴息贷款作本金。我问他想不想找个媳妇儿,等家境好了找个寡妇什么的成个家添个后人。他说他要找就找个黄花闺女……。我哈哈大笑,鼓励他努力,如果养到二千万只鸭子,电影明星都会和嫁给他……。一切都似乎向好的方向发展。

接到永边病情反复的报告,我正被分管院机关的一些事务缠身,想抽时间去看看一直脱不开身,也想反正老病了治治就会好的,于是只是交待王波和宪忠送他到桑植中医院住院。住院期间,他加我的微信,我一看是他老先生毫不犹豫就审核通过了,我向他问好,他没有回复。我当时好忙,也没有仔细想和在意。他也许是觉得大事不妙,向我求救,只是脸浅而不愿明说。事后据人说,因为没人打理他哥哥让他把鸭子卖了,但他坚决不同意,说到死也要给世人留下一个勤劳苦做的印象。

接到永边过世的消息我很震惊和悲伤,也很后悔,我让他养鸭子时应该允分考虑他的身体条件,如果知道他病得这么重,我宁愿让国家养着他,以后对扶贫户的要求要量力而行,量体裁衣。我们来到他生前的老屋,只见尸身萧条,冷火秋烟,副队长王波赶紧拿出一万元钱,为他买来棺木新衣,洗穿入殓,我们三个工作队员又为他守大丧夜,今天上午出殡前,我当着党员干部和村民发表了演讲:……我们共产党人要和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在危难时刻要和群众在一起心连心……,因为穷,所以有人孤苦无依,所以我们要行动起挖除穷根!

在去永边家的途中,他的鸭子已失去了照管,但我们来时,它们正守在村口,迎上我们后排着队伍徐徐前行,不散队,不喧闹,一如永边生前用牧杖照管着他们。我想说,兄弟走好!愿天堂没有贫穷,愿你在那里娶妻生子!愿你在天堂见证我们致富奔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