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张家界市档案学会主站 >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论文

小家大家

来源:作者:莫翠华2019-12-02

又是一个周末,身兼驻村第一书记的丈夫来电话说,脱贫攻坚正在开展“清零行动”,要在村里加班整理资料。挂断电话的一刻,女儿的眼泪噙了出来。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到爸爸的身影,她太想念爸爸了。我们母女一合计,干脆去一趟爸爸帮扶的村里,陪着爸爸一起过周末。

家里的小车被丈夫征用了,为了不打扰到他的工作,我们没有告诉他要去村里看他的计划。吃过午饭后,带着刚买的新鲜水果和饼干副食,我们乘坐的客运班车准点出发。看着女儿眼角自然流露的笑容,我知道她的心早已经飞到爸爸身边。我望着车窗外,葱茏的树木次第掠过眼帘,这条道路上已经留下了丈夫多少奔忙的足迹。每逢周一,我还在睡梦里的时候,丈夫就已经悄悄的起床把女儿送到学校就启程下乡了。每逢周末傍晚,才能够迎回丈夫那略显疲惫却坚毅果敢的身影。但我从来没有怨言,也不会有怨言。因为丈夫受到单位信任,只有沉下身子扎下根,才能把驻村帮扶工作做得实,也只有把驻村帮扶工作做得实了,才不枉了这个驻村第一书记的头衔。

桑植县是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也就是俗称的国家级贫困县。丈夫肩上的担子这么重,作为妻子,我有什么理由去苛求他舍掉大家只顾小家呢。终于到了丈夫所在的龙潭坪镇溪口村,我们随口问了下近处的人家,一听说是来找驻村第一书记向剑波的,马上热情迎了出来帮忙提东西,并朝前带路引我们往丈夫住所去,当丈夫看到我和女儿的到来时他感到愕然。此时丈夫正在修改着资料,这是份纯手写的“产业四个一”实施方案,修改的、涂抹的、标红的印记透着纸背,印着初心。“又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吧。”我心疼的说:“女儿想你我也很想你,知道你忙,我们娘俩就到村里来陪陪你。”丈夫挂着一脸的笑,有些腼腆,有些歉疚。让我们先自己到村里转转。

上回女儿肚子疼得厉害,我打电话给丈夫,当时他正在忙着协调安全饮水项目赶不回来,我只好叫了出租车送女儿去中医院诊治。女儿边打着点滴边朝着病房门口看。那一刻,女儿是多么希望爸爸的身影出现啊!一直到出院,也没有等到爸爸赶回来。这个小家,不是他不在意,而是那个大家,更需要他挤出全部的精力去付出。女儿说,爸爸虽然没有来,但是他能感受到爸爸内心的煎熬,因为从小到大,她都是爸爸最疼爱的掌中宝和心头肉。

我还沉浸在往事的追忆里,女儿已经淘好米煮好饭,正在清洗小菜。丈夫暂时停下了笔上的事,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儿忙前忙后。我想,今天这顿饭,一定是我们这个小家最难忘的一顿饭,也是丈夫这两年多驻村时间里最好吃的一顿饭。

月亮还没有落下去,晨曦里的村子山雾弥漫,掩映着远近的袅袅炊烟。此时,我的耳旁还回想着村民对我说的关于丈夫驻村的琐事,一幕幕像放电影似的从我脑际闪现。女儿睡着后,我来到丈夫办公的地方,推开门,丈夫还伏在灯下的案头。

这两年来,丈夫接受单位委派驻村开展帮扶工作,从道路建设、危桥改造、安全饮水、电力改造,到教育保障、医疗保障、住房保障和村级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每一个项目落地都是无数次座谈会商、资料申报、项目实施的日夜兼程,每一个落地产业和转移就业都倾注了驻村帮扶工作队一班人多方争取、四处奔走、入户动员的苦口婆心。脱贫攻坚是场硬仗,没有冲锋陷阵,换不来胜利凯旋。

我的目光停驻在丈夫的一份汇报材料上。溪口村安全饮水采取集中供水和分散供水相结合,一是从朱耳汉引水,集中供水修建1个150立方米蓄水池,涉及水井湾、茶园坪、畜牧场、庹家组、马放坡、朱市坪、付其庄、后溪坪、唐家村和塔场坪10小组;二是从火烧垭引水,经棕包水井至扎溪口采取分散供水,共修建30个小水窖(其中塔场坪6个,青庄岭11个,分散水窖13个)。这样16个小组安全饮水全部得到解决,共架设主线水管6千米,支线水管24千米,共投资80万元。我无言了。我明白,小家大家,都印刻在丈夫心里。小家大家,都是我们不舍的家。